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美丽赛事 > 正文

国内选美比赛一年300多场 暴利潜生蜂拥"淘金"

发布时间: 2019-05-31 05:47 来源: 网站整理 作者: 管理员

中国选美似乎从来没受到过如此高的关注,不过是负面的。从重庆国际小姐、山东环球比基尼小姐、海南环球小姐到江西世界旅游小姐,对获胜者网友一路吐槽到底,重庆国际小姐还被称为“最丑渝姐”。事实上,不仅是观众集体不买账,对这一事件整个选美界也引起一阵哗然。

有业内人士称,“中国选美30年,越来越倒退。”国内选美比赛一年有300多场,几乎天天都有比赛。而重庆国际小姐选美事件只是导火索,选美行业已经烂到该收拾的时候。

眼前的汀白,一抹温暖而淡然的笑容,宛若邻家女孩。而在2003年,她曾是一场知名选美赛事全国总决赛的亚军。

命运

没有“一夜成名”神话

命运之神没有把她往这条路上继续牵引,在行内待了一年,她就开始吃不消。当时刚进入大学,这份工作让她耽误了不少学习时间,同时,她感觉自己内敛的性格不适应这个竞争激烈,需要有较高社交能力的圈子。

她先后在广告公司、企业工作过,最后选择了媒体行业,在南方一家报纸做起了编辑。和所有普通编辑一样,她每天工作从下午3时开始到晚上11时半结束。生活平淡,她却很满足。

随着时间流逝,她头顶的光环早已散去。“刚开始,周围的人还比较关注,会有人问起,但这只是一个阶段。”当初妈妈对她的成名期待,显得有些模糊。“我个人感觉那次大赛不能说明什么。在这个行业,其实生存下来才是最好的。”汀白说。

在中国版图的另一端,山西太原。张玉刚刚结束长春车展的工作,临近晚上11时才回到家。而她是去年中国超级模特大赛总决赛亚军,今年她即将签约中国模特界的顶级殿堂之一——东方宾利,成为一名“北漂”。

与汀白的淡然相比,张玉对未来充满了激情,虽然工作辛苦,前方成名的路还很漫长,但她非常开朗乐观。即便她的名字对外界来说,依然陌生,与过往的十年间若干世界小姐、环球小姐、国际旅游小姐中国赛区前三甲一样,难为人记住。

每年通过数以百计的选美赛事,正源源不断“涌出”像汀白、张玉一样的胜出者,不同的是,早年为人所熟识的陈娟红、马艳丽、姜培琳、杜鹃等“一夜成名”的故事似乎已经成为传说。

狂欢

一年300多场每天都选

和选美者同样忙碌的是评委,“现在赛事太多了,记都记不住”,广东省模特行业协会会长陆华浩刚忙完“2012新丝路中国国际少儿模特大赛”的评委工作,“两天看了331个孩子”。而同时,协会正在为“2012亚洲国际超模大赛”做准备。不过,这两个都是正规大型赛事,还有不少“礼仪小姐”、“旅游小姐”的赛事,实在忙不过来。

30年前,谁能料到,选美赛事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火爆局面。

1987年,在北京举办了“青春风采”选美赛,在当时被人称之为低俗的商业活动,而1993年世界小姐选美大热时,还有媒体大幅报道北大女生拒绝选美的文章,认为这是在物化女性。如今,选美似乎在朝另一个方向越走越远。“我国各级比赛加起来一年有300多次,基本上天天都有比赛。”亚洲模特协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暴军卿认为,这个数据或许还是保守估计。

“近几年中国的选美赛事太多太频繁。”作为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负责人,海上丝路文化发展公司总经理姜茂林直言不讳,“现在全世界的模特大赛和选美比赛都进入了中国,每个大赛都在各省市设立分赛区,造成选手的质量普遍下降。以前全国只有一个比赛,现在有几百个比赛,往往出现从其他省份调集选手去另外一个赛区参加比赛的局面。”

拿模特行业为例,“每年真正能够出现的好模特数量是有限的,现在国内几乎每个省都有模特协会,而省市级协会下面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模特经纪公司、模特培训机构或学校,都有自己招生、培训的模特群体。”姜茂林把选美比喻成割韭菜,割完一茬还需等待一段时间。所以过密的赛事自然不能保证精品。“这违反了自然规律。”

无序

“山寨”选美比比皆是

“2003年,中国选美赛事达到顶峰,当时几大世界选美赛事纷纷落地。而国内的赛事也乘风而上,以宣传当地的形象、推广旅游等。”暴军卿说,例如,2003年世界小姐选美总决赛在三亚举办,三亚也靠比赛打响了城市品牌。

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,社会大众的选美热情开始降温,山寨赛事越发泛滥并殃及正规选美赛事。

“很多所谓的国际选美赛事都是由中国的公司和选手在运作。有些傍上‘环球’、‘国际’、‘世界’、‘亚洲’等名号,比如有两个比赛,名字10个字里面竟然有八九个是一样的,其实只是玩排列组合的文字游戏。”暴军卿说,这些主办方宣传说总部在国外,但到当地根本就查不到。

责任编辑:管理员